【音樂專欄】Hello Psychaleppo — 敘利亞千年古城裡的迷幻實驗電子

▲來自敘利亞的Hello Psychaleppo是阿拉伯實驗電子的先鋒

 

阿拉伯音樂曾在五零至六零年代達到巔峰,以開羅作為集散地,如Umm Kulthum、Abdel Halim Hafez的經典歌手(想像這些人如同是中東版的鄧麗君和余天),在開羅歌劇院舉辦萬人空巷的大型演唱會,搭配盛大的交響樂團,全中東的人都為了這些歌手痴狂,程度不亞於父母輩當年癡迷的凌波小姐。

時光快轉50年,阿拉伯音樂正面臨著考驗,這些精心雕琢的經典歌曲漸漸衰微,取而代之的是商業取向濃厚的流行音樂,曾經風華絕代的阿拉伯歌曲需要被重新詮釋,才能以新的姿態打入年輕人的心中,而來自敘利亞的Hello Psychaleppo,便大量採樣這些經典歌曲,佐以Downbeat、Downtempo、Drum n Bass、Trip Hop,甚至是Visual Art等混搭元素,為阿拉伯實驗電子開啟新的篇章。


*新舊文化薰陶下的變種體

▲Hello Psychaleppo取樣阿拉伯經典歌曲,以實驗電子重塑阿拉伯音樂的樣貌 (圖片來源)

 

Hello Psychaleppo的本名是Samer Saem Eldahr,又名為Zimo,出生於文化古城阿勒坡(Aleppo),這座位於敘利亞北部的城市,以富饒的文化著名,是中東地區的藝術、音樂重鎮,然而隨著敘利亞內戰爆發,阿勒坡現在不幸淪為戰場,許多音樂家、藝術家都紛紛逃散到他國避難,而Samer便是其中之一。Samer曾在阿勒坡大學念藝術,在2011年的時候,前往黎巴嫩辦畫展,原本只計畫在貝魯特短暫停留,殊不知敘利亞戰爭越演越烈,他的爸媽警告他不要回家,他因此被迫留在黎巴嫩展開新的藝術生涯,而他的父母也在之後逃難到約旦。

Samer從小受到東西文化的薰陶,除了跟著母親一起聽音樂,從經典的Umm Kulthum、Fairuz、Abdel Halim Hafez,到80年代最紅的Disco舞曲,也接觸了Star Trek的漫畫、金剛戰神( Grendizer)的阿文配音版卡通等等。此外,Samer雖出生於敘利亞,但家族還有印度血統,而他的童年則是在加拿大和海灣國家長大的,在深厚又複雜的文化薰陶下,塑造出Hello Psychaleppo這個集東方與西方、實驗與懷舊於一身的變種體。

Hello Psychaleppo這個名字,結合自Samer的故鄉阿勒坡(Aleppo),以及他最喜愛的迷幻音樂(psychedelic music),用來形容Samer那些充滿阿拉伯詩歌以及實驗電子、視覺藝術的變種創作,再適合不過。

 

▲Samer於2011年,參加倫敦阿拉伯文化雙年展Shubbak創作的視覺音樂作品,名為Shahba(阿勒坡的別名),Samer製作視覺藝術技巧純熟,並以阿拉伯傳統音樂片段作背景音效,用獨特的方式展現家鄉的另一面


*阿拉伯傳統Tarab遇上Trip Hop

▲Tarab是阿拉伯歌曲中獨特的歌唱狀態,來自埃及的Umm Kulthum便是箇中翹楚 (圖片來源)

 

Hello Psychaleppo的音樂中,大量採樣貝督因傳統音樂Mawwal,Mawwal是一種阿拉伯音樂中展現歌唱技巧的形式,它與阿拉伯詩歌的傳統吟誦方式有關,也就是著重在母音的拉長及加強,以即興演出的方式,來襯托歌者詮釋歌詞以及旋律的技巧,而這種Mawwal的歌唱形式,進而會產生阿拉伯傳統音樂特有的歌唱狀態,也就是Tarab。

Tarab不能被稱為一種音樂類型,而是一種演唱歌曲時的狀態。演唱傳統阿拉伯歌曲時,歌者時常會依照自己的心情和喜好,即興的在歌曲裡添加新的元素,或是反覆吟唱某個片段,在演唱的過程中,隨著歌者與觀眾越來越投入,歌者也會進一步的做更多歌曲詮釋上的延伸,而這種演出者與聽眾共同進入的狂喜、迷幻狀態,便被稱為Tarab。在五零、六零年代的阿拉伯音樂黃金時期,如Umm Kulthum這類極具歌唱實力和觀眾魅力的歌手,時常能將觀眾帶入這個狀態,同一首歌唱了半小時至90分鐘都是有可能的,而Tarab也成為阿拉伯傳統音樂重要的特點。

 

▲Umm Kulthum於1955年在開羅Azbakeya公園演出的經典歌曲يا ظالمني (Ya Zalemni你折磨我),全曲長達一個半小時,在1:10:40左右,可以聽到觀眾掌聲四起,歌者反覆唱著覆歌,將歌曲帶入高潮Tarab

 

聽Hello Psychaleppo的音樂,就像是Massive Atack愛上鄧麗君、Portishead遇見葉啟田,傳統阿拉伯歌曲那種綿延感十足的吟唱方式,搭配Trip Hop靈活又帶點暗黑風格的碎拍做妝點,以反覆播送Tarab片段的方式,取代現場演唱的即興覆誦,營造另外一種形式的Tarab,而這種Tarab更適合盡情甩頭搖擺,跟著快節奏的拍點忘憂狂喜。

被問到為何特別要在歌曲裡加入阿拉伯詩歌、Tarab等元素,Samer在接受mideastunes的訪問時表示,這些歌曲是伴隨著他長大的音樂養分,尤其在阿勒坡這種音樂文化盛行的地方,在街上、咖啡廳甚至計程車,這些音樂無處不在,而他希望能夠創作出貼近人們生活的音樂。


*迷幻古調、經典神作 — Gool L’ah (2013)

▲Hello Psychaleppo發行於2013年的專輯Gool L’ah,Samer將經典Tarab片段,以Trip Hop、Downtempo的方式重新混音,產出這張阿拉伯樂壇上難能可貴的實驗專輯

 

曲目

01 Flower Jam

02 Grease Monkey

03 Tarab Dub

04 Harem

05 Every Time I Thought About It I’d Burst Into Tears

06 Tobayabooya

07 Sand Song

08 Moonless Night Drive

09 Sufi Hop

10 The White Epicycle

11 Eyes Improvise

12 pH

 

 

第一次聽Hello Psychaleppo是在Soundcloud上巧遇Samer的頁面,他把Gool L’ah專輯整張都放在網路上讓大家免費收聽,是我近幾年來聽到的電子神作,無論在音樂和藝術設計上,處處可見Samer的巧思,除了曲風在阿拉伯樂壇裡獨樹一格,本身就是視覺藝術家的Samer更與多位來自黎巴嫩、敘利亞、埃及的藝術家合作,為每首歌曲都量身設計了符合歌曲情境的插圖,聽完這張專輯覺得Umm Kulthum簡直比Calvin Harris還要潮!

 

▲Gool L’ah的每一首歌曲都有搭配客製化的情境插畫,上圖為Tobayabooya一曲之插圖  (Photo Credit by:Kareem Goouda)

 

▲Tarab Dub一曲之插圖 (photo credit by:Omar Shammah)

 

專輯以Jam Flower一曲作開場,Samer展現他掌控混音的高超技術和創意,詩歌吟唱片段,融合在層層堆疊的合成器效果和阿拉伯風格的打擊拍點中,在中段更加進了近似Dabke風格的弦樂,各種元素交織,第一首歌曲就讓人大呼過癮。

 

 

Tarab Dub則歌如其名,Samer取材自Umm Kulthum的經典歌曲 مين اللي قال (Min elli a’al誰在說話),開頭以Trip Hop風格的貝斯線作開場,將Umm Kulthum渾厚的嗓音襯托在低傳真的音場中,接著中段加入電子爵士以及雷鬼風格的Dub,相較於Min elli a’al原版的弦樂伴奏,Dub節拍讓Umm Kulthum變得更活潑和親切,讓人驚訝於Samer將兩種截然不同曲風結合的功力。

 

▲Tarab Dub中段加入Reggae Dub元素,令人耳目一新,再佐以Umm Kulthum的渾厚嗓音,為專輯中的驚豔作品

 

▲原版歌曲是以傳統的弦樂作為伴奏,與混音版本的風格迥異,卻各有獨特之處

 

專輯中我最喜歡的歌曲是Tobayabooya,Samer採樣了同為埃及國寶級歌手Abdel Halim Hafez的歌曲كل ما قول التوبة (Kol Maoul Touba我後悔全部我沒說的話),Samer把貝督因式的Mawwal與突出的貝斯聲線結合,前半段以EDM風格的節拍作鋪陳,在後段以流暢且現代感的合成器作結,Abdel Halim Hafez懷舊感十足的歌聲在這首歌裡,反而成為畫龍點睛的平衡點,50年前的Abdel Halim Hafez搖身一變成為大型戶外派對的主場DJ,讓聽者陷入Tarab的迷幻狂喜。

 

▲Tobayabooya將Abdel Halim Hafez變成戶外派對DJ

▲Tobayabooya的原曲Kol Maoul Touba


*心繫家鄉敘利亞

▲現居美國的Hello Psychaleppo ,心中最掛念的還是家鄉敘利亞 (photo credit: Myriam Boulos)

 

Samer遠離了現在仍烽火連天的家鄉敘利亞,投奔黎巴嫩,歷經痛苦的環境適應期後,開始與當地的藝術家、音樂家合作,並製作了兩張專輯,擅長結合傳統阿拉伯音樂,以及各式電子元素,從舊東西裡面玩出新花樣的Samer,現在來到了美國,希望為下一張作品找尋新的靈感。

即便現在身在國外,但Samer仍心繫著家鄉,而Hello Psychaleppo這個名字充分地展現他對家鄉阿勒坡的依戀。在接受VICE雜誌採訪時,被問到關於敘利亞現況的看法,他表示:「我從來都不敢看任何相關的紀錄片,也害怕去想像家鄉現在已經變得有多可怕,我認識一些仍待在敘利亞的人,他們現在正處於水深火熱,但對於身在敘利亞境外的人們,一樣像是置身在地獄。」

我想,Samer製作這些混雜東西方元素的獨特音樂,一方面帶給阿拉伯電子音樂新的氣象,讓世界看到阿拉伯音樂被重造的多樣性,以及新一代年輕人的實驗精神,而另一方面,也提醒著眾人,他鍾愛的家鄉並不是只有戰爭,還有能感動人心的出色樂章。

 

 

臉書留言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