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專欄】不一樣又怎樣,中東的禁忌革命 — 黎巴嫩樂團Mashrou’ Leila

▲Mashtou’ Leila在長期缺乏突破的阿拉伯主流樂壇裡,不斷挑戰及創新

今日阿拉伯世界的流行樂壇,多數歌曲以探討男女間的小情小愛為主,缺乏內容及曲風上的突破,此外,受限於中東各國政府的限制,在藝術創作自由有所羈絆,國際上鮮少出現值得討論的阿拉伯流行歌手或團體。

然而,來自黎巴嫩的5人樂團Mashrou’ Leila,以年輕人不畏虎的姿態,混合了爵士、電子、放克、Hard Rock、東方音樂等雜食性元素,以獨一無二的曲風,一方面高唱著對黎巴嫩政府的不滿,一方面呼籲在黎巴嫩的同性戀權益、性別平等等敏感議題,唱出Mashorou’ Leila式的反動之聲。


*成立緣起

▲Mashrou’ Leila由五位來自貝魯特美國大學的團員組成 (photo by Bachar Srour)

 

Mashrou’ Leila,這個名字事實上是一個一語雙關,”Leila”在阿拉伯語中,意思為「夜晚」,也是常見的女生名字,因此他們的團名可譯作「夜晚計畫」或是「蕾拉的計畫」。成立於2008年,當初正在貝魯特美國大學(AUB)就讀的小提琴手Haig Papazian、吉他手Andre Chedid和鍵盤手Omaya Malaeb,希望能在校園內找到志同道合的音樂人,一起用音樂表達對黎巴嫩時政,以及其他社會議題的不滿,消息一釋出,便吸引了上百封來信;Mshrou’ Leila最終以7人的形式成立,並且開始在貝魯特的一些酒吧、地下音樂場所表演,累積最初期的死忠粉絲。

原有的兩位創始成員Andre Chedid和Omaya Malaeb在前幾年退居幕後工作,現在的Mashrou’ Leila由吉他手Firas Abou Fakher、主唱Hamed Sinno、小提琴手Haig Papazian、鼓手Carl gerges和貝斯手Ibrahim Badr 組成,成立將近10年,除了已發行4張專輯,近年來也在歐洲、北美各國巡演,在國際上已累積廣大的人氣。

 

*黎巴嫩同志社群的發聲筒

▲Mashrou’ Leila主唱Hamed是公開的同志,在他們的歌曲中毫不避諱的呼籲性別平權

 

性別議題在中東是個禁忌,在許多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埃及、葉門等,無論是公共場合、大眾媒體、流行文化,甚至是正規教育體系,性別、性愛、同性等主題,甚至是被抹去的,然而刻意的抹去,並不代表這類的社會議題不存在,而這也影響到中東愛滋病患、私自墮胎以及性騷擾、性侵害等數字的增長。

Mashrou’ Leila的主唱Hamed Sinno是位公開的同志,他從不避諱在各式訪談中,討論身為一個在黎巴嫩的同志,所需要面對的情況及難題。用任何語言探討這類主題,都不是件易事,尤其以阿拉伯語唱同志、性愛更被視為是禁忌中的禁忌,一般的唱片公司也不會特別想發行一張,有關男生愛男生的專輯,以免惹禍上身,但在Mashrou’ Leila的歌曲中,卻可以常常聽見Hamed高唱他對男性的愛慕及幻想,以及黎巴嫩社會對待同志社群的不友善態度。

 

 كان بودي خليك بقربي
我希望能夠把你留在我的身邊
عرفك عأهلي وتتوجلي قلبي
把你介紹給我的父母,把我的心給點綴
اطبخ أكلتك أشطفلك بيتك
為你煮飯,為你打掃家裡
دلع ولادك أعمل ست بيتك
幫你照顧小孩,當你的家庭主婦

 

Shim el Yasmine(聞聞這朵茉莉花)收錄在他們第一張專輯,是Hamed寫給他初戀情人的歌曲,其中,Hamed以男性的口吻,訴說他希望向家人介紹他未來的新郎的心情;在阿拉伯古典詩中,常常是以男性的口吻向女性訴說情感,但在Shim el Yasmine中,Hamed藉由希望可以成為對方的妻子,來表示聽者也是一個男性;在曲調上,開頭僅以簡單的合成器和貝斯作為背景,在逐漸加入口哨聲、吉他等樂器,情感層層堆疊,將Hamed沙啞卻帶有陰柔性質的聲線完美呈現出來,是他們早期的上乘之作。

 

▲Mashrou’ Leila 2012年於黎巴嫩爵士音樂節的表演版本,相較於原版,加入更多爵士元素,將Shim el Yasmine的羞澀、無奈情感表露無遺 (原連結點我)

 

在黎巴嫩,同志議題不只是個禁忌,還是明文規定的違法行為。根據刑法第534條,同性戀是屬於「不自然的性行為」的一種,而執法部門有權在公共場所或私宅將同性戀者逮捕,在2013年中旬,黎巴嫩北部的Dekwaneh郊區,甚至強行關閉了許多同志酒吧,逮捕多位同志及變性人至警局總部,並予以實行羞辱式的私刑。

因此,Mashrou’ Leila在性別議題上的坦白,雖然為樂壇注入一股前所未有的新聲音,但也為他們帶來潛在的危險。Hamed在接受中東版滾石雜誌的訪問,被問到在黎巴嫩身為一名公開的同志,所需要面對的壓力時,他表示:「我一直都知道在公共場合公開自己身分的重要性,我認為對於那些剛認知到這件事情的年輕人而言,可以讓他們知道,他們不但不必選擇自殺,可以照樣擁有一個快樂的人生。」(新聞連結)

在BBC的一則訪問中,Hamed則被問到,當初在公開自己身分時,是否害怕會影響到樂團的名聲,他則認為,不管他是不是同志都不是重點,因為這是他自己的事情,而在他的成長過程中,一直都缺乏一個可以模仿學習的對象,而這也是身為一名同志最痛苦的地方,就是認為自己是孤單一個人在這世界上,Hamed希望他的坦白,可以幫助跟他一樣的年輕人。

 

▲Mashrou’ Leila成立至今已將近10年,維繫他們的,除了音樂上的投機,還有在各種議題上的共識

 

樂團中另外4位異性戀團員,當然也意識到他們這樣一個特別的組合,會碰到許多異議,但他們都非常支持Hamed,並且鼓勵他將情感抒發到歌曲中,因為他們認為,歌曲或許不能撼動僵化的體制及法律,但人們開始意識並且談論這些議題,那就達到了他們用意了。

事實上,Mashrou’ Leila的成員來自截然不同的出生背景,主唱Hamed和貝斯手Ibrahim Badr是穆斯林,鼓手Carl gerges是基督徒,吉他手Firas Abou Fakher則是伊斯蘭德魯茲教派(源自於伊斯蘭教什葉派的獨立教派,常被其他伊斯蘭教派視為異端),小提琴手Haig Papazian則是亞美尼亞人,Mashrou’ Leila能夠聚在一起,並且從一個無名黎巴嫩小團,走到今日規模,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團員們在許多議題上都很有共識,包括同志權益、女性權益、黎巴嫩宗教議題等等。

第一次看到Hamed的現場演出影片,讓我想起了Freddie Mercury,無論在長相或是演唱的方式,Freddie的表演是性感、曖昧、野性的,在舞台上的舞步撩人令人充滿遐想,而Hamed多給我一種內斂感,他時而生澀的舞步,時而自信的與觀眾和團員互動,對我來說,他是Mashrou’ Leila的靈魂,而Mashrou’ Leila是他的美麗軀殼,而靈魂跟軀殼唯有緊依才得相存。

 

 

*約旦禁演事件

▲Mashrou’ Leila歷年都在安曼的羅馬劇場開唱,卻在去年遇到瓶頸

 

約旦禁演事件發生2016年4月,當時Mashrou’ Leila預計要在約旦首都安曼市的羅馬劇場舉辦演唱會,卻在演出前3天收到來自約旦政府的通知,強制取消他們的演出,而禁止的理由根據Mashrou’ Leila在官網上的說法,是約旦觀光局以他們可能會破壞場地的「原真性」為由,強制取消演出,即便他們在此之前已在同一個場地演出過3次。

事實上,當時阿ㄩ我也是打算要去參加演唱會的一員,原本興高采烈要一睹偶像風采的我,在前3天跟全約旦的年輕人一樣錯愕。根據約旦媒體jo24的報導,市議員Bassam al-Batoush認為他們鼓吹性愛、同性戀、造反等議題,並且提倡「撒旦式的思想」,嚴厲反對他們的演出,而安曼市行政長則向美聯社表示,Mashrou’ Leila的歌曲背離宗教教義(伊斯蘭、猶太教、基督教)。

事實上,雖然官方以場地為由強制取消演出,但眾所皆知,真正的原因,除了Mashrou’ Leila在歌曲中提倡的政治意識,最主要還是他們的團員帶有同志的身分,而這件事情即便是在「自詡為中東世界最自由民主的國家」之一的約旦,也是天理不容的事情。

 

▲Mashrou’ Leila 2015年在安曼羅馬劇場的演出片段

 

Mashrou’ Leila事後也發表聲明表示遺憾,而且這次的禁演事件,可能會讓他們未來再也無法在約旦境內做任何演出。在約旦他們的歌迷數量十分龐大,加上主唱Hamed的媽媽其實也是約旦人,對於Mashrou’ Leila來說,約旦對他們來說是一塊有特殊情感連結的土地,因此這次的事件無論對他們或是歌迷的打擊都非常大。而Hamed也在他的臉書PO出一則來自他媽媽的留言,表示「她為她的兒子,以及每一首歌背後所代表的意義感到驕傲」

 

 

由此事件也可看出,性別議題,尤其是同志議題,在阿拉伯世界仍是極度敏感的禁忌。即便Mashrou’ Leila的作風並不為所有人所喜,但至少他們確實撫慰了許多人的心靈,對於新一代的阿拉伯青年來說,打破傳統、禁忌是一個漫長的奮鬥,而Mashrou’ Leila希望藉由歌曲激起更多人的意識和行動。

 

參考圖片)

By Tania Trabulsi – Mashrou3Own work, CC BY-SA 3.0, Link

Mashrou’ Leila 臉書

臉書留言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