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專欄】تيليبويتيك Telepoetic — 埃及亞歷山卓港的實驗後搖詩

▲來自埃及亞歷山卓的3人組合Telepoetic,成軍自2006

 

埃及一直都是中東文化的集散地,尤其以首都開羅作為藝文重鎮,自1920年代起,埃及出產的電影已是中東之冠,也是當時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媒體中心,1950年代,埃及的藝文生態進入黃金時代,如Youssef Chahine、Salah Abu Seif、Henry Barakat的大導演在這個時期發跡,音樂方面,Umm Kulthum、Abdel Halim Hafez、Layla Murad等經典歌手的全盛時期,只要他們一有表演埃及立刻萬人空巷,而今日,在埃及的咖啡館、街道、計程車,這些歌曲仍然被廣為播送,成為埃及文化中最重要的精華。

隨著黃金年代的逝去,千禧年後,有越來越多地下音樂團體出現,並在音樂裡面加入各式實驗元素,為埃及的音樂生態注入新的元素,埃及也重拾中東藝文重鎮的地位,由這些新生代創造另一股阿拉伯音樂黃金年代。


*埃及後搖先鋒

▲Telepoetic是埃及少見的電子後搖團體 (photo bu Telepoetic Facebook)

 

Telepoetic2006年成軍於埃及第二大城亞歷山卓,至今已共同創作音樂超過10年,我非常喜歡他們的團名,十分切中他們創作給人的感覺,聽Telepoetic的音樂就像是經歷一場「富含詩意的電子實驗旅程」,既優雅又冒險感十足。

Telepoetic的成員更迭多次,現任成員包括鼓手Samo Eltaweal(左)、貝斯手El Desouky Badawy(中)、吉他手暨鍵盤手Ahmed Saleh(右),曲風融合後搖、實驗電子、ambient等元素,在埃及樂壇十分少見。在草創階段時期他們還有一個主唱Maii Waleed,但她後來單飛發展個人音樂事業,現在已是埃及地下音樂界著名的樂手,而近幾個月Ahmed Saleh和Maii Waleed又開始合作,推出新的音樂計畫,向剛過世的埃及作曲家Mohamed Helal致敬。

 

▲Ahmed Salah和Maii Waleed於Cairo Jazz Club表演畫面

 

Ahmed Salah在接受The Maghreb and Orient Courier專訪時,提到Telepoetic的成員都是自學樂器,在他們剛成軍的時候,埃及甚至還沒有很多獨立樂團,但他們已經開始實驗各種元素,在當時算是非常新潮的事情。在主唱Maii離開後,Telepoetic的曲風轉向純樂器表演的電氣後搖滾風格,聽起來更具有活力和力量,Ahmed Salah表示他們的創作很難被定義為任何類型,因為Telepoetic本身就是一場長期實驗,每一次的演出都是一場新的旅程。

Salah原本主修視覺藝術,因此他們也喜歡在表演中,加入視覺藝術的元素,他們也跟藝術家Philip Geist 合作,為他們的表演設計投影特效,搭配Telepoetic詩意的創作,為現場演出更添迷幻氛圍。


*亞歷山卓城的地下音樂場景

▲地中海畔的亞歷山卓城,呈現有別於埃及其他城市的迷人氛圍

 

Telepoetic來自於迷人的亞歷山卓城,這座埃及第二大城,是埃及獨立音樂發展的重要城市之一,由於城市風格與首都迥異,亞歷山卓發展出有別於開羅的音樂。

亞歷山卓位於地中海畔,這座城市在歷史上屢經政權的更迭,因此坐擁豐富多元的文化,再加上濱臨迷人的地中海,讓亞歷山卓呈現出慵懶、迷幻、簡約的特別氛圍,與開羅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風貌。

亞歷山卓的獨立音樂產出比不上開羅旺盛,但卻發展出自己的步調與風格。亞歷山卓不像開羅有繁多的專業場所可以表演,因此許多樂團常常面臨無處可表演的窘境,但也因為這層限制,音樂人得在逆境中尋找聽眾,以緩慢的速度累積人氣;亞歷山卓的樂團格局不大,但卻擅長嘗試不同音樂元素,實驗成新的音樂類型,在亞歷山卓,你可以找到全女性組成的金屬團 Mascara、在屋頂錄音室發跡的嘻哈團體Soot Fel Zahma、融合藍調和爵士的搖滾樂團Massar Egbari,這些特別的組合反而在開羅不常見,在我認為,亞歷山卓的樂團,多半更有實驗精神和生猛氣息,而這也是亞歷山卓音樂與首都的不同之處。

 

▲亞歷山卓全女子樂團Mascara為2010年電影Microphone演奏的歌曲「更遙遠的地方」,這部電影由埃及新銳導演Ahmed Abdalla執導,專門討論亞歷山卓地下音樂的發展,曾獲得 開羅國際電影節 — 最佳阿拉伯語電影 等大獎


*إنسحاب(Ense7ab)  — 充滿詩意的電氣旅程

▲Telepoetic首張LP إنسحاب (Ensehab) 封面

 

曲目

01 El Tanya 
02 Twinkle 
03 Unicorn 
04 Locus 
05 Ensehab 
06 Nady El Cenima
07 JPEG 

 

Ensehab是Telepoetic至今唯一錄製的LP,由埃及獨立廠牌100 Copies Record發行,裡面共收錄7首歌曲,首首精彩,Telepoetic靈活運用貝斯優雅的聲線,做為每一首歌曲的基底,搭配Ahmed Salah擅長的合成器,為歌曲鋪陳情緒,電吉他和變音器的交疊使用,讓每一首歌從開頭至結尾,情緒不斷堆積和轉變,雖然部分歌曲給人一種在最高潮時間嘎然而止的遺憾感,如專輯中我最喜愛的Unicorn,但整體而已,仍是一張聽來暢快的佳作,有如歷經一場詩意感十足的電器之旅,是埃及樂壇近年難得一見的實驗作品。

 

 

專輯以El Tanya開場,我認為是這張專輯哩,情緒鋪陳最完整的作品,作為專輯的開頭曲,讓人為接下來的歌曲感到十分期待。我喜歡El Tanya以科幻電影風格的太空感音場作開端,引導吉他聲線和放克感節奏的鼓點進場,接著加進主軸貝斯,中段速度逐漸加快,可以聽見Salah的合成器便得躁動難耐,與鼓的拍點互相競爭,最後回歸平靜,以同樣的太空音場作結,塑造縈繞全曲的不安空靈感。

 

 

Unicorn是我最喜愛的歌曲,裡面過度搶耳的吉他迴盪和不和諧的合成器,加總起來卻讓歌曲顯得協調,歌曲後半段,越來越厚的音牆,搭配依舊過度突出的合成器,彷彿是牆上剝落的壁癌,每一次的出現都不安地引人入勝,唯一可惜的是歌曲結尾給人嘎然而止的感覺,美中不足。

 

 

專輯同名曲Ensehab帶有強烈實驗性質,單槍直入的開頭,飽滿的音牆直接填滿聽眾的耳朵,2分30秒延綿的尖銳噪音,以及快速平息後長達一分鐘的過門,嘎嘎作響的機械運作聲、電腦運算聲持續醞釀,引導進入下一段高潮,比開頭更飽滿的音牆帶領聽眾進入另一個沉醉境界。


 

Telepoetic冰冷、機械感、空靈的音樂,讓我想起曾著迷過的俄羅斯後搖團Everything Is Made in China(EIMIC),我喜歡EIMIC在歌曲刻意營造的莫斯科寒氣,給人一種優雅的距離美感,而來自沙漠氣候的Telepoetic則善用合成器和電吉他,組成一道道扭曲又衝突的音牆,包覆聽者的雙耳,完全投入在音樂的工業氛圍中,聽完專輯大呼過癮。

期待Telepoetic推出更多音樂,為埃及地下音樂圈帶來更多的驚喜。

 

 

參考文章)
臉書留言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