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專欄】Ibn El Leil (夜之子) — 誕生於黎巴嫩夜店的革命

▲5人組合Mashrou’ Leia的成功,與黎巴嫩盛行的地下夜店文化息息相關 (photo by Bachar Srour)

 

5位來自貝魯特美國大學的學生,在9年前成立的Mashrou’ Leila,透過音樂抒發對學校的不滿,9年後,Mashrou’ Leila已站上在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Barbican)、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Royal Albert Hall)、華府The Hamilton、紐約Le Poisson Rouge等知名歐美表演場所。他們除了是近年來阿拉伯樂壇難得在國際上有知名度的樂團,同時也用音樂挑戰了黎巴嫩社會,無論是主唱Hamed Sinno公開的同志身分,或是歌曲裡討論的爭議性話題,都讓他們從阿拉伯流行樂千篇一律的教條中脫穎而出,成為新一代年輕人追隨的目標。

Mashrou’Leila從貝魯特的夜店起家,逐漸累積龐大的忠實粉絲,至今已發行4張專輯,他們在2015年發行的專輯Ibn El Leil(夜之子),是他們至今在概念、藝術、曲風各方面,最具實驗、多元的一次,從中除了可以聽見Mashrou’ Leila在這近10年光陰裡的改變,也可以瞭解到地下夜店文化,對於黎巴嫩獨立音樂發展的影響。

 

*Ibn El Leil(2015)

 

Ibn El Leil曲目

01 Aoede أيودي
02 3 Minutes 3 دقائق
03 Djin الجن
04 Icarus ايكاروس
05 Maghawir مغاوير
06 S/he كلام
07 Ghost طيف
08 Falyakon فليكن
09 Bint El-Khandaq بنت الخندق
10 Idols أصنام
11 Saad Al-Suud سعد السعود
12 Comrades أصحابي
13 Marikh مريخ

 

遙想高中時候,很迷一系列被歸類為後龐克復興運動的樂團,諸如Arctic Monkey、The Strokes、The White Stripes、Interpol等等,我喜愛流竄在這些樂團身上的熱情血液,回想那些徹夜聽著Last Nite、I Bet You Look Good On The Dancefloor等歌曲的日子,耳機裡那幾個小夥子高歌著青春迷惘以及青澀愛情,偶爾諷刺一下時政,偶爾抱怨一下自己的前任,時而憂鬱時而躁動,最後以一種「我什麼都不想管」的姿態結束整張專輯,對於一個生活苦悶的高中生來說,是多麼痛快又自以為流行的事情,那就是遠方有人跟我一樣關心著世界,當時我甚至自認為是全班最憂國憂民的人(現在想想真是幽默),只有那些穿著破褲和皮衣的人懂我!

 

▲遙想那段被Alex Turner、Julian Casablancas等ICON型人物佔據的日子,都是逝去的青春啊!

 

為何我要說這些奇怪的廢話,因為某一次我坐在約旦友人的TOYOTA破車後座,第一次聽到Mashrou’ Leila歌曲時,閃過我腦海的,就是以上這一系列夾帶著青春、苦澀、鬱悶、強說愁、躁動的五味雜陳,那種聽著耳機裡的人,對你坦白他所有人生祕密的感覺。

在約旦,多數人開車不開冷氣,而是喜歡把四個窗戶肆意的大敞,駕駛和乘客享受著被風打臉的爽快感受,那一刻撥放的是Ibn El Leil的開場曲Aoede,我聽見Hamed用近似氣音的方式,在我耳邊輕喊著那位名叫Aoede的神祕男士,阿拉伯語特有的喉音在這首歌變得性感、憂鬱,長達兩分鐘的前奏醞釀,貝斯聲線、合成器層層堆疊,至尾聲時,吉他的餘音跟隨著Hamed的聲音漸行漸遠,開啟夜之子們的精彩演出。

 

Aoede  أيودي
Aoede  أيودي 
我再次的召喚你  عم برجع ناديلك 
淨化我體內的惡魔   إعتقني شياطيني 
以灌溉你的墳墓   بسقي بدمّها ترابك 
但願能播撒一首曲子   لعلّه ينمى لحني 
Aoede   أيودي 
獎勵我   جازيني 
征服我的嘴巴    سَيطر على فمي 
獎勵那些追隨者們   جازي العباد 

 

Mashrou Leila的歷年專輯中,他們都加入各種實驗性質的跳舞元素,無論是首張專輯裡的成名之作Raksit Leila(夜之舞),Haig Papazian的小提琴巧妙地為歌曲帶來拉丁、傳統阿拉伯歌曲的俏皮融合,或是第3張專輯裡,驚豔全場的Lil Watan(為了國家),Haig的小提琴依舊扮演歌曲的主角,再綴以Dabke風格(阿拉伯傳統舞蹈)的Keyboard,再到Ibn El Leil貫徹整張專輯的強烈電子元素。

誕生於貝魯特美國大學,吸收黎巴嫩地下夜店文化養分的Mashrou’ Leila,從來不忘隨時要讓聽眾隨他們舞動。


▲這邊插播這首收錄在第3張專輯Raasuk,令我驚豔的歌曲Lil Watan,除了結合Dabke與流行歌曲元素,MV裡的肚皮舞女郎也是諷刺黎巴嫩政府的象徵

 

一般在阿拉伯世界的流行歌曲,多半唱一些無關要緊或不切實際的小情小愛,與民眾的生活沒有太大關聯,因此多半聽這些歌曲後,不會有太多共鳴或是進一步深度思考,而這正是那些善用父權的家庭、巧用極權的政府想要大眾做的事 — 成為一個不思考的超級普通人,這個議題在上述的Lil Watan(為了國家)一曲,可以聽出相似的概念,當全世界都叫你「別多想了,來跟著我輕鬆跳舞吧!」,你更該思考跟著隨雞起舞的後果,這是Mashrou’ Leila在許多歌曲中探討的議題,因為這正是今日黎巴嫩年輕人極力想反抗的價值觀。


▲3 Minutes一曲描述普遍存在於社會的權威,他們希望大眾不要獨立思考,成為只會輕鬆跳舞的一般平民 (圖 by Youtube)

 

除了Lil Watan,收錄在這張專輯的3 Minitues也是一首關於挑戰父權、極權的歌曲,我喜愛這首歌裡濃濃的流行節拍元素,以及編曲風格,既悅耳又不落入俗套,Hamed在開頭唱著,他會願意服從(某個權威的)指令,他可以成為他想要變成的樣子,甚至可以把自己隱藏起來,只要告訴我你想要我怎麼做,只要給我一首3分鐘的流行歌曲的時間,我就能做你想要我做的事。

 

بس قول لي مين بدي كون علشان ارضيك

告訴我為了要取悅你,應該要成為誰
اعطيني 3 دقائق – داريني بـ 3 دقائق

給我3分鐘,用3分鐘來取悅我
بس قول لي مين بدي كون علشان ارضيك

告訴我為了要取悅你,應該要成為誰
إتركلي مهري علطاوله – شك حلمك بخلخالي

請把錢留在床頭櫃,在我的腳踝鍊刻上你的幻想

 


專輯裡面我最喜歡的歌曲是Maghawir(突擊隊),它探討的是黎巴嫩氾濫的槍械問題。2015年11月,黎巴嫩北部省分朱尼耶(Jounieh)著名的夜店Maameltein,發生了駭人聽聞的無差別槍殺事件,4名男子,在深夜眾人最盡興的時候闖入夜店,開槍向手無寸鐵的民眾掃射,儘管警察很快獲得線報來到現場,但最後仍造成8人死亡,其中包含兩名士兵和4名嫌疑犯,以及多人輕重傷的慘劇。

黎巴嫩的槍械問題,根源於歷史緣故以及薄弱的槍械管制法,黎巴嫩境內並沒有軍火工廠,因此所有的槍枝都是從國外非法或合法進口的。在黎巴嫩內戰期間,大量的槍械由以色列和敘利亞邊境湧入,而政府在當時也沒有足夠的能力管制武器的分配,許多平民便輕易地取得槍枝,隨著內戰的結束,根據1989年簽訂的塔伊夫條約(Taif Agreement),照理說這些武器必須繳回給原本的供應國,然而條約規範的內容僅限於如坦克車、飛彈等大型武器,對於小型的槍械毫無強制力可言,也因此這些武器至今還是流通於黎巴嫩平民手中,成為眾人皆知卻無可奈何的隱憂。

 

▲黎巴嫩內戰時期留下的大量槍械,成為今日社會問題的禍源

 

2015年發生在Maameltein夜店的慘劇並不是首樁,也許也不是最後一樁,Mashrou’ Leila便是以這起事件做為背景,開頭描述眾人開心的在夜店慶祝生日、三五好友聚會,然而一個男子走了進來,一把手槍在他的口袋,砰砰兩聲便把你擊倒。Maghawir曲風輕快,最精彩的是後段長達兩分鐘的間奏,明快的鼓點加上像是炸彈要爆炸前的吱吱音效,聽完讓人大呼過癮。

 

 

علّمونا على الملعب نلعب عصابات

在遊樂場上,他們總是教導我們爭鋒相對
شوب شوب قوّصوك

砰砰兩聲就把你擊倒在地
كنّا سوا عم نتسلى وينك اختفيت

我們只是再一起,油漆著城裡的牆
شوب شوب قوّصوك

砰砰兩聲就把你擊倒在地


*從黎巴嫩夜店裡誕生的革命

▲黎巴嫩的夜店文化聞名全球,也是滋養許多阿拉伯地下音樂的養分來源 (PHOTO by AFP /ANWAR AMRO)

 

主唱Hamed Sinno在接受CNN訪問時,提到Ibn El Leil專輯,是在他父親過世後的兩年期間完成的,因此這張專輯裡面除了他們慣有討論的議題,如同志、政治、社會亂象等,還添加了對親人的思念情感,讓Ibn El Leil在各方面都比前幾張專輯更具多元及感性。

此外,Hamed也提到,在黎巴嫩,晚上去夜店廳表演,事實上是一件政治感濃厚的事情,原因在於,黎巴嫩的許多非主流藝術、音樂都是從這些地下場所發跡,他們多半和Mashrou’ Leila相同,對政府有諸多不滿,也探討不一樣的社會議題。參加派對的年輕人也都是試圖挑戰權威、改變現況的新世代,因此,夜店成為滋養這些文化的複合式場所,在這裡,你可以享受幾個小時的無拘無束、言論自由,並找到屬於自己的歸屬感。

 

▲Mashrou’ Leila被一些媒體喻為「阿拉伯之春之聲」,然而對我來說他們的格局遠大於此

 

早在阿拉伯之春發生以前,在黎巴嫩就已經有許多團體在為不同的議題盡心盡力,包括女權、LGBT等,隨著革命的爆發,在埃及、敘利亞、突尼西亞等地,這類的議題也開始被廣泛的討論,人們開始思考舊有的傳統、宗教,法規對他們生活的影響,不像從前一樣全權接受,阿拉伯之春的時候,抗議的年輕人大量傳唱Mashrou’ Leila的歌曲,他們也被一些媒體形容為「阿拉伯之春之聲」。

事實上,我認為阿拉伯之春只是Mashrou’ Leila邁向壯大的推力之一,讓他們獨一無二的,是蘊含在歌曲中,反骨的黎巴嫩夜店精神、跳舞文化,以及團員表達各式議題的坦率與勇氣,Mashrou’ Leila不僅是「阿拉伯之春之聲」,他們就是革命本身,而這場革命還需要越來越多人加入,才得以成功。

★你可以追蹤Mashrou’ Leila的臉書,一起加入這場革命。

 

圖片來源)

臉書

Wiki

臉書留言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