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專欄】جوان صفدي Jowan Safadi 用歌曲告訴你,當阿拉伯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來自巴勒斯坦的歌手Jowan Safadi,以驚世駭俗的歌曲挑戰批判社會

 

Jowan Safadi來自巴勒斯坦,在1997年時,與3個以色列朋友組了Lenses樂團,在以巴兩國穿梭巡演,引起廣大爭議。Lenses在2007年解散,Jowan Safadi開始專注於發展個人音樂事業,與許多巴勒斯坦樂手合作音樂計畫,由於2000年爆發的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Second Intifada),Safadi從那之後漸漸將創作主題放在他自身的阿拉伯身分認同上。

※延伸閱讀:【音樂專欄】什麼!世仇也能組樂團 — 巴勒斯坦音樂人 جوان صفدي Jowan Safadi

Jowan Safadi本事就是爭議的代名詞,無論是一開始的Lenses樂團,或是之後他分別加入的兩個音樂計畫Fish Samak和AboJar,他都致力於創作前衛的音樂,搭配他最擅長的諷刺歌詞,一針見血的批判阿拉伯世界裡,扭曲的價值觀和政治現況。

 

▲Jowan Safadi收錄在他首張個人專輯Namrud中的يا حرام الكفار (可憐的異教徒),以「信教者」的角度,嘲笑那些「異教徒」死後不能像他們一樣在天堂樂逍遙,有紅酒喝還有美女可以抱,諷刺阿拉伯社會裡充斥的虛假宗教觀,驚世駭俗卻又一針見血


*當阿拉伯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Jowan Safadi最受爭議的一首歌To Be An Arab (圖片來源:Youtube)

 

許多人開始認識Jowan Safadi是從他這首歌曲To Be An Arab開始。To Be An Arab是他少數以希伯來文唱的歌曲,這首歌引起廣大爭議的原因在於,Jowan Safadi在裡面高歌著作為一個阿拉伯人,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情,尤其是生活在以色列這個種族主義的國家,受到有錢人與白人的控制,因此,那些米茲拉希猶太人(Mizrahi Jews)和塞法迪猶太人(Sephardi Jews),才會選擇成為猶太人,但其實他們根本是「進口的阿拉伯人

 

▲To Be An Arab MV 截圖

 

米茲拉希猶太人(Mizrahi Jews)和塞法迪猶太人(Sephardi Jews),分別是兩支不同派系的猶太人族群,米茲拉希猶太人(Mizrahi Jews)是指原本居住在中東、中亞地區的猶太人。塞法迪猶太人(Sephardi Jews)則是指15世紀以前,祖籍位於伊比利半島的猶太人,由於生活在阿拉伯化的伊比利半島上,所以亦受到伊斯蘭文化的影響,在15世紀後,隨著阿拉伯政權在伊比利半島上瓦解,許多塞法迪猶太人逃往中東、南歐等地。’

在1948年以色列建國後,許多原本居住在中東地區的猶太人,被阿拉伯國家驅逐出境,移民到以色列。

Hardcore homophobes, are the most gay on the inside.  

最恐同的人,其實內心深處住著同性戀

Mizrachi Arabophobes are Arabs themselves, who are just afraid and prefer to stay in the closet. 

那些憎恨阿拉伯人的米茲拉希猶太人,他們只是害怕並且躲在櫃子裏面

Because they know, they know best.. that to be an Arab is not that great.

因為他們內心最清楚,當一個阿拉伯人一點也不好

Jowan Safadi開頭便唱到,他覺得米茲拉希猶太人就像躲在櫃子裡面的阿拉伯人,他們表面上歧視巴勒斯坦人,事實上他們也不過是「進口的阿拉伯人」,跟有錢有勢的白人一起剝削巴勒斯坦人,因為要在以色列當一個阿拉伯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To Be An Arab MV截圖,Safadi與一個米茲拉希猶太人正在對質

 

Hey you imported Arab! Take it from a local Arab: You were dragged here… to take my place.

嘿~你這個進口的阿拉伯人!剝削當地人,你是被迫來到這裡的,為了來掠奪我的土地

It’s hard to be an Arab, it’s really hard, ask me…

當一個阿拉伯人真的不容易,真的很難,你問我就知道了…

How much can one be black, under the rule of the rich and white,

in the land.. of Palestine.

在有錢白人的掌控下,一個黑皮膚的人會付出什麼代價,在這塊…巴勒斯坦的土地上

歌曲後半段,隨著輕快的旋律漸漸進入高潮,歡樂的氣氛達到頂點,可以看見MV裡面,Safadi在海邊和臉上畫著六芒星的米茲拉希猶太人一起跳舞,看似雙方一點也不介意對方的身分,直到最後,Safadi用阿拉伯文(也是整首歌唯一一句阿拉伯文)對著猶太人說「在這塊巴勒斯坦的土地」,瞬間氣氛凍結在這尷尬又火藥味十足的畫面。

Safadi直接了當的訴說身為阿拉伯人,在以色列必須遭受的歧視,無論米茲拉希猶太人到底是不是「進口的阿拉伯人」,我想這首歌曲,提供我們最直接了當的素材,去反思種族主義,事實上仍存在於你我身邊,如此明顯、理直氣壯,而有些人迫於現實加入所謂「有錢的白人」行列,因為他們清楚知道,當一個少數的「阿拉伯人」並不容易。

 


*Fish Samak

▲Jowan Safadi的音樂計畫Fish Samak

 

Jowan Safadi在發行為個人專輯Namrud之後,開始與許多巴勒斯坦音樂人合作,Fish Samak便是其中一個音樂計畫。

Samak是阿拉伯文「魚」的意思,也就是Fish Samak就是「魚魚」的意思,這符合Jowan Safadi對這個樂團的期待,集戲謔、幽默、歡樂於一身的綜合體,他為Fish Samak的歌曲風格曲了一個新的名字「來自死海的隨興現場阿拉伯搖滾音樂」(free live Arabic rock from the deep dead sea)。


*凋零的阿拉伯之春

▲في حضن الاحتلال (在占領的懷抱中)同時哀悼著阿拉伯之春與巴勒斯坦問題的失敗

 

Fish Samak在2014年發行的في حضن الاحتلال (在占領的懷抱中),是我最喜歡的歌曲,Safadi用這首歌同時批判阿拉伯之春和巴勒斯坦局勢。阿拉伯之春過後,這些歷經革命的國家,不但沒有迎接春天的降臨,隨之而來的,卻是一連串專制、混亂的黑暗時期。

شوفي وك شوفي كيف، طلع الربيع خريف، ضحكو علينا
喔~看那春天變成秋天,他們欺騙了我們
شوفي ما أسلف البلاد، كيف ماكلها السواد وبطل اشي ينشاف
看我們的國家充斥著薩拉菲主義,被黑暗所吞噬,什麼都看不見
لا صيفنا ولا كيفنا، غير الموت ما شفنا، طلع الربيع مغشوش
沒有夏天也沒有樂趣,我們只看見死亡,春天變成一場騙局

而同一時間,相較於革命過後,壟罩在黑暗時期的其他阿拉伯國家,處在「佔領的懷抱中」的巴勒斯坦,反而能讓人感到安全,點出阿拉伯世界不停歇的動亂,令人不勝唏噓。

بس يمكن أنا زعلان لإني للحظة حسيت بأمان في حضن الاحتلال

但是也許我感到很難過,因為在某一刻,我在占領的懷抱中感到安全

 


*加薩走廊的火鳥

▲2009年1月8號,以色列在加薩走廊轟炸的畫面 (Photo by AP)

 

2008年12月底,加薩戰爭爆發,這場為期3個禮拜的戰爭,造成超過1000名巴勒斯坦人民死亡,Jowan Safadi在這段期間完成了這首名為طيرًا أبابيل (Tyraan Ababil)的歌曲。Ababil是一種鳥,在古蘭經105章提到,當時Ababil為了保護麥加不受到葉門大象軍隊的襲擊,從空中投下石頭擊退他們,也因此,Ababil成為抵抗外來侵略勢力的象徵之一。

أَلَمْ تَرَ كَيْفَ فَعَلَ رَبُّكَ بِأَصْحَابِ الْفِيلِ
難道你不知道你的主怎樣處治象的主人們嗎?
أَلَمْ يَجْعَلْ كَيْدَهُمْ فِي تَضْلِيلٍ
難道他沒有使他們的計謀 ,變成無益的嗎?
وَأَرْسَلَ عَلَيْهِمْ طَيْرًا أَبَابِيلَ
他曾派遣成群的鳥去傷他們 ,
تَرْمِيهِمْ بِحِجَارَةٍ مِنْ سِجِّيلٍ
以粘土石射擊他們 ,
فَجَعَلَهُمْ كَعَصْفٍ مَأْكُولٍ
使他們變成吃剩的乾草一樣。

(古蘭經105章,馬堅譯本)

طيرًا أبابيل全曲已對神祈禱的語氣,唱著戰爭下無辜平民的無助,相較於其他Jowan Safadi批判性強烈的歌曲,這首歌曲顯得無助和心寒,當家園陷入火海、炸彈下一秒就會把你炸得粉身碎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只有祈禱了。

يا ربي يا قدير، فرجينا انو مش عاجبك اللي عم بصير
神哪,萬能的神哪,請告訴我你並不喜歡現在發生的事情
يا ربي يا جبار، أنقذنا من شعبك المختار
我的神啊,請把我們從祢的選民裡救出來


寫了兩篇關於Jowan Safadi的介紹,就是希望大家能夠更深刻的認識這位音樂人,並且以另類的方式關注以巴衝突、阿拉伯世界,雖然現在這些哀傷的衝突還未完全止息,但至少,有許多人正在用不一樣的方式,作寧靜的革命,為自己的國家、身分發聲,不管身在何處的我們,都可以借鏡、學習。

 

臉書留言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