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專欄】關於中東的那些奇怪樂器們

阿ㄩ之前寫了一些中東樂團、歌手的相關文章,後來許多人問我,他們的音樂和我們最大的差別是什麼?為什麼它的音樂聽起來那麼奇怪?而且樂手們常常拿著一些沒看過的長相怪異的東西在演奏,我左思右想,覺得最大的不同,應該就是他們使用的樂器吧。

中東許多傳統的樂器,在音色和音階上,和我們常聽見的西方主流樂器不同,使得這些音樂聽起來格外耳目一新;今天阿ㄩ為大家介紹3種在中東常見的樂器,除了傳統音樂,即便是當代流行音樂中,也可以常聽見這些樂器的使用。


*中東樂器大王 — 烏德琴 عود(Oud)

▲中東樂器之王烏德琴

 

烏德琴有中東樂器大王的稱號,許多中東的撥弦樂器都是由烏德琴所延伸出來的。德琴的名字”Oud”在阿拉伯文中是「樹枝、有香氣的木頭、一塊木頭」的意思;烏德琴的歷史眾說紛紜,不過許多學者認為,烏德琴是由波斯樂器barbat( بربط)演變過來的。

烏德勤的製作相當繁複,它的琴身看起來像是一個大梨子,約莫是由16~20片薄木板所製成,過去工匠會採用胡桃木、松木、櫸木、楓木、柏木等不同種類的木頭來製作,也因此,烏德琴的重量有時候差距頗大,而且音色也會因為材質的不同而有所改變。

烏德琴在8世紀的時候開始傳入歐洲,當時的阿拉伯伍麥雅朝政權,將勢力延伸到今天西班牙南部的安達魯西亞地區,而烏德琴也是在這個時候開始傳入歐洲,再加上之後十字軍東征,東西方文化互相流通,烏德琴開始在歐洲越來越流行,之後成為歐洲魯特琴(Lute)的前身。

 


▲伊拉克烏德琴大師Munir Bashir的經典演奏曲”From Baghdad To Granada”

 

烏德琴的音色悅耳且明顯,不管是搭配管弦樂隊,或是SOLO彈奏都各有風味。烏德琴不像吉他一樣有琴格,因此彈奏上難度更高,但也因此,有許多特別的顫音和滑音很適合以烏德琴來表現;現代烏德琴多半有11條弦,其中10條是成對的雙弦,再加上一條最下面的琴弦。

 

▲另一位烏德琴大師Marcel Khalife的經典名曲Rita,影片中,開頭的弦樂襯托烏德勤活潑的音色,至中後段SOLO的部分,聲音由活潑轉為淡雅悠揚,從短短16分鐘內,表現出烏德琴多變的彈奏技巧。


*中東古箏 قانون (Qanun)

▲一架典型的Qanun (圖片來源:WIKI)

 

Qanun的阿拉伯文,是「法律、規範」的意思,在英文中的Canon就是延伸自這個字。Qanun是另一個中東音樂中常見的樂器,他的外型呈現一個梯形狀,彈奏的方式有點類似中國古箏,大約在12世紀的時候,Qanun被傳進歐洲,並且經過改良,成為歐洲的薩泰里琴(psaltery)和齊特琴(Zither)的前身。

Qanun上面弦的數量,常因地方而有所差異,但最常見的是78條弦,每3條一組,共26組的形式;在彈奏的時候,表演者會將Qanun放在膝蓋或桌上,並且在食指戴上用來撥弦的撥子,靈活的在各琴弦間,掌握跳躍的音符。

 

▲影片中的表演者,是伊拉克著名的Qanun大師Abraham Salman,可以聽見Qanun如流水般的音韻,比起Oud清亮優雅的聲音,Qanun給人一種活潑淘氣的感覺,除了獨奏外,也適合與Oud或交響樂隊合奏,呈現不一樣的風味。


*中東笛  نای (Nay)

▲Nay (圖片來源:WIKI)

 

Nay是一種用蘆經做成的笛子,通常有9段節,正面有6個洞,背面則有1個洞給大拇指按。演奏Nay最特殊的地方,在於演奏者必須使用一種稱為輕雙唇擦音(bilabial blowing)的方式演奏,透過上下兩片嘴唇搭配,以傾斜的方式來吹奏Nay。

Nay的音色聽起來非常有靈性,有點類似中國的簫。有別於常見的直笛,因為是斜吹樂器的關係,Nay的音色相較之下不那麼宏亮,適合連續劇裡面,反派或隱藏人物現身時演奏,營造悲情或神秘的氛圍。

跟烏德琴和Qanun一樣,Nay也常常加入交響樂隊的伴奏元素,但阿ㄩ個人更喜歡聽Nay的獨奏,憂鬱低沉的Nay,時而顫動時而拉長的演奏,非常適合一個人沉思的時候聽,非常紓壓,以下是我最愛的Nay大師Bassam Saba的獨奏。

 

▲音色悠揚的Ney也能獨挑大樑,空靈十足的場景音效,讓人聽完覺得飄飄欲仙

 

▲Nay搭配打擊樂和Double Bass,有別於Bassam Saba的空靈演奏,這個版本展現Nay活潑輕快的一面,尤其從5:51秒開始,可以聽見Nay與中東鼓一搭一唱、相輔相成


以上介紹的3種樂器,是中東傳統音樂中常見的元素,由於這3種樂器的音色都非常特殊,在歌曲中非常明顯,這也是為何我們聽中東國家的音樂,常常會有一種異國情調的感覺,不過其實就是,不同地區的人們使用不同的樂器,進而產生不同的視聽感受罷了,願大家一起在中東音樂的世界裡面一起翱翔。

 

臉書留言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