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穿越千年的宿仇:順尼與什葉到底在吵什麼?

▲古蘭經及其背後的卡巴天房(al-Kaʿbah)

 

阿ㄩ老師在穆斯林國家打滾年下來,其中體會最深的就是宗教對於穆斯林生活的重要性。伊斯蘭對多數穆斯林來說就是生活,凡所見之食衣住行,還有平常的言行舉止,都與宗教息息相關,而這常常是身在台灣的我們無法理解的文化差異,也就是關於宗教這件事情對世界上另一群人來說有多麼的重要。

這也就是為何許多人無法理解新聞上許多發生在中東的戰爭,無論是現階段慘絕人寰的敘利亞內戰、美國入侵過後分崩離析的伊拉克,或是更久之前的黎巴嫩內戰,這些原本國內就充斥著多元種族及教派的國家,除了種種政治角力導致戰爭外,多數也包含了順尼與什葉派穆斯林之爭。

如上所說,對於穆斯林來說,這兩個派別的差異,並不是像你拜你的媽祖,我拜我的玄天上帝,大家開心就好一樣簡單,這是一道跨越1300年的裂痕,一場跨越千年以上且仍在進行中的宿怨,這也是為何至今在大大小小的中東事務上,順尼與什葉的紛爭是決定一個地區是否安定的關鍵要素之一。

 

▲一位穆斯林正在清真寺虔誠的祈禱


還記得阿ㄩ老師在念高中的時候,關於中東歷史的內容不但少的誇張,在解釋順尼與什葉穆斯林的差異時,僅簡單提到「目前世界上約9成以上的穆斯林屬順尼穆斯林,什葉穆斯林主要分布在伊朗,比較激進。」

還記得年幼的阿ㄩ老師滿臉問號,不禁懷疑難道新聞上那些打得好像很兇的穆斯林大哥哥大姊姊們,干戈以對血流成河的原因,只是因為什葉穆斯林比較激進?他們有比我身邊的憤青朋友激進嗎?難道伊朗人真的激進到看見溫良恭謙讓的順尼穆斯林就砍?然而當時資訊不流通身邊也無人有此淵博知識可供我發問(沒錯當時阿ㄩ老師還不太會使用古哥引擎),這個疑問直到我上大學後才漸漸發現,當時課本上寫的資訊簡直既少又荒唐。

 

*先知死後的繼承者們

 

圖片來源:繼承者們劇照 ▲穆罕默德死後是繼承者們間勢力角逐

 

話說這一切可追朔到先知穆罕默德死後,由於他並沒有留下男性子嗣,也來不及交代這種狀況該如何是好,引此一場爭權奪利的政血雨就此埋下種子。原本穆罕默德在世時,大家都推想最有可能由穆罕默德的堂弟兼女婿阿里(Ali)擔任繼承者,然而,穆罕默德驟逝後,其追隨者推選出年長的阿布·巴卡爾(Abu Bakar),同時也是先知的岳父,擔任第一任繼承人。

阿里的追隨者當然是一片譁然,但由於當時阿里的確還過度年輕,因此也只能吞下這口氣。

阿布·巴卡爾只短短擔任兩年的第一代哈里發,便離開人世。他的繼承者第二代哈里發歐瑪爾(Omar)帶領穆斯林社群十年,後來由第三哈里發歐斯曼(Uthman)續任,而在歐斯曼遭到極端分子的暗殺後,機會終於來到了阿里身上……

 

圖片來源:القعقاع بن عمرو التميمي劇照 ▲以過而立之年的阿里終於在其追隨者的支持下被選為哈里發

 

阿里原本拒絕擔任哈里發,但在其追隨者的支持下,仍在西元656年被選為哈里發。然而他統治的這段期間時局十分動亂,內戰頻傳,其統治正當性主要受到當時南北兩股勢力的威脅,北部有和前任哈里發奧斯曼有親屬關係的穆阿維亞(Muawiyah),南部則有穆罕默德的遺孀愛莎(Aisha),他們都對奧斯曼的死憤恨不平;之後阿里將首都由麥地那遷往現今伊拉克中南部的庫法,一座富有戰略優勢的城市,雖然如此內戰仍舊無法止息。

 

▲今日庫法城位置

 

西元661年,阿里在庫法清真寺禱告時,如前任哈里發一樣被極端分子殺害,原本就勢力龐大的穆阿維亞立刻竄起掌握哈里發國,並以大馬士革為首都,建立第一個伊斯蘭世界世襲朝代,伍麥雅朝。

 

圖片來源:الموضوع ▲穆阿維亞勢力趁勢興起

 

*最後一根稻草–卡爾巴拉戰役

誰是正統繼承者的紛爭,瞬間演變成一場腥風血雨。阿里的小兒子胡笙(Hussein)率領著一小支軍隊準備要討罰穆阿維亞政權以報殺父之仇,他與伍麥雅朝第二任哈里發雅季德(Yazid),在位於離今日伊拉克首都巴格達西南方約100公里處的卡爾巴拉,也就是著名的卡爾巴拉戰役,這場戰役至今都在什葉穆斯林心中縈繞不去,未來也有許多相關文獻將這場慘烈的戰役描寫的歷歷在目。

 

▲今卡爾巴拉位置

 

西元680年胡笙率領的軍隊寡不敵雅季德的大軍,儘管如此,胡笙與他的追隨者仍然戰到最後一刻,直至全軍覆沒,以身殉道,胡笙的首級後來被砍下帶回大馬士革,兩派再無和解的婉轉餘地。這場戰役對於什葉穆斯林來說可以是身分認同的一個象徵,也解釋了今日我們看見的兵戎相見背後根深柢固的歷史淵源。

 

圖片來源:Wikipedia ▲卡爾巴拉戰役–Abbas Al-Musavi繪製 ,現收藏於布魯克林博物館

 

今日,什葉穆斯林最重要的節日之一阿舒拉節(Ashura),近兩百萬的什葉穆斯林會聚集在卡爾巴拉紀念胡笙的死,並且會以不斷拍打自己直至鮮血直流的方式,鉅細靡遺的重現當年胡笙與他的追隨者的壯烈犧牲。

當年阿里的追隨者及後裔不得善終,在日後出走自成派系。在歷史的洪流裡,什葉派一直都是伊斯蘭世界的少數,也經常受到排擠與壓迫,直到今天,什葉派僅在伊朗、伊拉克及巴林等國家是占多數,伊朗比例最高約有9成以上屬什葉穆斯林,伊拉克約有6成以上,巴林則約有7成,其他國家如黎巴嫩、敘利亞也有為數不少的什葉穆斯林分部,但綜觀穆斯林世界,什葉穆斯林的比重也不過約10~15%而已。

 

▲什葉穆斯林以利器拍打自己至鮮血直流,以示對當年卡爾巴拉戰役的感念

 

 

因此我們也可以理解,當如伊拉克這種什葉穆斯林占多數的國家,但掌權者卻是身為順尼穆斯林的海珊極其政黨所掌權,或是敘利亞阿薩德家族屬於什葉派裡的亞拉維派,屬於少數中的少數,這類由少數統治多數的狀況,再加上各種複雜的內外政治勢力介入,順水推舟演變成今日我們可以看見的混亂局勢,其實也不是令人意外的事情,因為宗教往往是這類穆斯林國家維繫國家安定的重要基柱,今日一旦這根基柱遭到質疑,國家便容易走向集權和動盪。

 

▲伊拉克路邊殘存的海珊像

 

阿ㄩ老師腦海中時常浮現高中國文第一課的經典文章雅量,許多事情,有些人說是棋盤,有些人說是稿紙,有些人甚至說是綠豆糕,單純的問題不同人從不同角度看,再加上不同文化背景的眼光,最後就演變成無法收拾的超級大問題,不過還是宋晶宜女士說的好:「每個人的看法或觀點不同,並沒有什麼關係,重要的是──人與人之間,應該有彼此容忍和尊重對方的看法與觀點的雅量。」

最後阿ㄩ老師送給大家一盤綠豆糕。

 



 

圖片來源)

pixabay

Photo credit: Taekwonweirdo via VisualHunt / CC BY-NC-SA

Photo credit: Brian ⚓ Hillegas via Visualhunt / CC BY

Photo credit: justDONQUE.images via Visualhunt.com / CC BY

從歷史中擺脫「伊斯蘭=恐怖攻擊」的思維 by 徐廷珉

 

臉書留言

您可能也會喜歡…